聯系我們 |  加入收藏
你現在的位置:首頁->政經資訊->政經資訊
中國城市投資排行榜:萬億戶重慶天津領銜
作者: 來源:中金在錢 發布時間:2014/2/26 9:20:22 瀏覽次數:1289次
武漢準備5年花2000億英鎊投資城市建設的消息,引發了外界對于中國“大舉造城”的進一步關注。

  《第一財經(微博)日報》記者對各大城市投入產出比進行梳理,發現在基礎設施和房產投資等的拉動下,各大城市的固定資產投資總量也隨之高漲。尤其是重慶和天津甚至投資總量都突破了萬億大關,中西部不少城市的投資額逼近了經濟總量,相比之下,深圳的投資率最低。

  如果列一個中國城市的“投資排行榜”,重慶和天津兩個“萬億元戶”無疑高居榜首,緊隨其后的是北京、武漢、上海、南京、西安、長沙、廣州、鄭州、貴陽、深圳,全部超過千億。在如此“豪可敵國”的開支下,地方債務隱憂不容忽視。

  中西部:城建拉高投資率

  投入產出比是對未來發展和是否

  構成邊際效應高低的一個重要指標。

  《第一財經日報》記者統計發現,目前中西部的投資率(投資/GDP)普遍都比較高。

以中西部的幾個“土豪”城市為例,內陸唯一的直轄市重慶去年全年共完成固定資產投資11205.03億元,同比增長19.5%,歷史性跨越了10000億元。這也是目前中國投資總量最高的城市。在投資的帶動下,重慶去年實現地區生產總值12656.69億元,同比增長12.3%。按此計算,重慶的投資率高達88.5%。

  去年武漢完成固定資產投資6001.96億元,比上年增長19.3%,投資率在66.7%左右。

  另外幾個中西部大城的投資量也都不小。西北唯一的副省級城市西安,去年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5134.56億元,增長24.5%,實現GDP達4884.13億元,投資率高達105%。西南的貴陽去年投資3030.38億元,實現GDP 2085億元,投資率高達145%。此外,鄭州投資率為71%;長沙投資率達64%。

  貴州省政府參事、貴州省社科院城市經濟研究所所長胡曉登對《第一財經日報》分析,中西部城市化的比率落后東部大概7到8年的時間,因此兩者發展階段有明顯不同。其次在拉動經濟增長的三大動力中,中西部的外貿出口量很小,內需增長的幅度也十分有限,因此只能依靠投資拉動。

  城建投資在中西部城市占比很高。一般而言,固定資產投資分為三大領域,即城市基礎設施投資、房地產開發投資和工業投資。前兩者相加即為城市建設投資。

  如果說十多年前,內陸城市與深圳、上海等在城市建設方面有巨大鴻溝,如今,差距已經逐漸縮小。

  沿海城市:低投資率促轉型

  在東部城市中,天津的投資總量一直比較高。去年天津完成固定資產投資10121.20億元,在國內各城市中僅次于重慶。去年天津實現GDP達 14370.16億元,投資率也達到70%。

  相比之下,另外幾個東部大城的投資率就低很多。例如,北京去年完成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7032.2億元,實現GDP 19500.6億元,投資率為36%;上海固定資產投資總額5647.79億元,全年實現生產總值21602.12億元,投資率為25.3%。廣州投資率為28.9%;深圳投資率僅為17.2%,在各大城市中最低。

  東南沿海城市的基礎設施項目的投資額度也明顯不如中西部。例如經濟總量是武漢兩倍多的上海,去年城市基礎設施完成投資1043.31億元,比武漢還少。

  深圳去年城市更新改造投資僅為358.34億元。不過以如此低的投資量還能保持比較平穩的經濟增長,深圳的經濟增長質量也在全國各城市中領跑。

  廣東省政協委員、深圳市委黨校副校長譚剛告訴記者,深圳低投資率已經持續很多年,深圳已經走過了依靠投資來拉動經濟增長的階段。

  廣東省綜合改革發展研究院副院長彭澎說,深圳是百分之百的城市化水平,城市基礎設施建設也已十分完備,城市的面積也十分小,基礎設施投資空間已非常小。

  投資驅動后隱憂

  盡管投資對經濟的拉動十分明顯,但過度依賴投資的隱憂也同時存在。尤其是在城市投資三大領域中,工業投資和房地產投資的市場主導作用比較強,但基礎設施建設方面,由于市場作用比較小,因此主要以政府投資推動,而地方政府在自身財力有限的情況下,要加大投資的力度,只能繼續通過銀行信貸,而這極有可能進一步推高地方負債和金融風險。

  例如,在北京,2013年6月底,北京市本級和區縣本級負有償還責任的債務余額6496.32億元,比2010年底增加3325.49億元。廣州目前政府性債務2865億元。在武漢,截至2012年6月30日,債務余額為2037.05億元,相當于每天要還1億元。重慶也不少,截至2013年12月底,重慶全市政府負有償還責任的債務余額為3070.39億元。

  去年六月,審計署對全國15個省及其所屬的15個省會城市、3個直轄市及其所屬的3個市轄區的審計發現,有9個省會城市負有償還責任的債務率超過100%,最高的達188.95%,如加上政府負有擔保責任的債務,債務率最高的達219.57%。

  地方政府通過地方融資平臺大力舉債,地方融資平臺造成的政府性債務,第一還款來源是土地出讓收入。

  “很多地方的負債最終轉嫁到了老百姓的身上,很多地方居高不下的房地產價格,實際上正是這種負債建設發展的模式導致的。”廣東省財政廳科研所所長黎旭東說。

[上一篇] 中國財長駁“中國改革慢”說法:美方靠印鈔復蘇   [下一篇] 中國社會科學院:2013人均宏觀稅負近萬元
电子游艺东方珍兽游戏
香港开奖一肖一码期 刮刮乐280万中奖图片 四川时时走势图开奖号码 香港快3开奖结果查询 河南快3派彩网 大众麻将下载 一肖王中王免费公开资料 养老时时计划软件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彩吧 四川福彩12选5软件 彩票开奖 老快3开奖结果今天 浙江福彩12选五开奖一定牛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贵州快三走势图表 v信彩票